第六十四章 心有千结 2016-01-02 22:51 更新 | 2,010 字

出了宫门的楚雨风还是沉默,并未对司徒扬铮多说一言,径自上了轿子,而司徒扬铮看着眼前一身冷凝的楚雨风,微微的叹了口气,他是怀疑这其中或许有母后的推波助澜,但是自己今日的举动,难保不被楚雨风看出什么,他想去解释什么,但是伸出手想去掀开那帘子的时候,猛然却想到了纳兰馨滴落在自己手背的那颗滚烫的泪水,想到纳兰馨出事前的那一声喊,那伸出的手再也无法上前,心下也升起了一丝失望。

原以为楚雨风也是一个善良灵秀的女子,但是看来还是他想错了,两人就这么一路无话的到了楚府,门前依然是冷冷清清,除了灵儿和萍儿,就只有一身青绿的苏雨荷笑盈盈的站在大门外,看到司徒扬铮他们回来,灵儿连忙迎上去,看到楚雨风一脸冷漠的从轿中出来,有些担心,刚想问些什么,却被楚雨风拦了下来,楚雨风转过身看向那还是一身温润如玉的司徒扬铮,轻轻地福了一礼道:

“殿下,臣女先进去了,恕不远送。”

听到楚雨风又叫他殿下,司徒扬铮的心中忽然就有些不痛快,但是一时他也不愿意在多说些什么,只得点点头,转身纵马离去,而楚雨风看着那个绝尘而去的身影,如幽潭般的眸子闪过一丝晦暗,紧接着转头看着一直在一边笑盈盈的苏雨荷,楚雨风皱着眉道:

“苏小姐,你在这里干什么。”

而苏雨荷眨了眨那双明艳的美眸,故作不解道:

“雨风妹妹,今日可是你入宫面圣的大事,家中怎好不出来人迎接呢。”

而楚雨风听到这话,眉头皱的更深,只是今日她心情实在不是很好,所以听到苏雨荷这话也没有心思去反驳,只是淡淡的一句:“苏小姐有心了。”说完就进了大门,而苏雨荷在身后还是用那副清脆的声音道:“

雨风妹妹,姐姐我劝你一句,女子,就该可人一些,那藏着乖卖着巧,是不讨人喜欢的,大皇子殿下想必也是喜欢那温顺乖巧的女子呢。”

这话一出,楚雨风原本就不好的心情立时更加烦躁,她猛地转过头,看着还是一脸貌似无辜的苏雨荷,眼神中闪过一丝锐芒,而身边的灵儿听到苏雨荷这么说,气不打一处来,直接不客气的道:

“苏小姐,藏着乖卖着巧的话可是市井婆子的话,像你这样的小姐身份也能说得出,真是不害臊。”

“灵儿,不得无礼。”楚雨风挥手让灵儿停下,而后轻轻地对着苏雨荷道:

“苏小姐,我倒是不知你这般有心思,不过你的话,我记下了。”说完就不再理会苏雨荷,只是那身影却不是那般轻松,而苏雨荷看着楚雨风走远后,原本笑盈盈的表情变得诡异,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发髻,漫不经心的对着身后的丫鬟说道:

“秋容,你说你家小姐要是做了皇子妃,会不会比那个冰块要好的多呢?”

而叫秋容的丫鬟连忙道:

“小姐,您绝对是可以做太子妃的。”

“太子妃?呵,我要的,可不是区区一个太子妃之位,我要的,可是那月华宫的主人之位。”

苏雨荷原本玉容明艳的五官霎时变得有些狰狞,

“楚天娇那个蠢货,顶着一个凤凰于飞的命格都能混成这般模样,真是白瞎了那个身份,要不是当初,哼。”

“苏小姐,苏夫人在找你。”

看到面前的刘管家唯唯诺诺的来告知她,苏雨荷又恢复了平日的爽朗可亲,笑盈盈的就去找苏芸,而在她走后,刘管家那双小眼睛忽然绽放出一道凌厉的光芒,而见四下无人,刘管家身影飞快的消失在楚府,其去的地方赫然就是当初小木和泠衣的住处,只见刘管家进了那条秘道后,很快的就出现在一个四周围绕着湖水的小楼,而那小楼门前站立的就是木漓,只是此时的木漓已经不是在楚府的模样,一身暗红赤金色的绣云服,发髻高高绑起,容貌冷艳非常,气质也和在楚府的木呆大相庭径,变得冷酷而又沉默,看到刘管家的到来,木漓神色一亮,连忙道:

“火炎,你回来了,主人在里面,不过心情倒是不太好。”

而被称为火炎的刘管家把脸上的易容给撕下来,露出一张漂亮可爱的正太脸,而后长出了一口气,道:

“木漓,扮成这刘管家可真不容易,这老家伙太丑了,脸丑不说,身材还这么胖,能不能和主人说一下,把这差使交给别人不好吗,呜呜,这般模样,当初扔给小乖,可是连小乖都看不上。烟霞就更别提了。”

“得了吧,烟霞公主嫁不嫁给你还不一定呢,现在你的任务就是保护楚小姐,我暂时还不能回去,谁让我们几个人中你的武功最高,赶快进去吧。”木漓同情的看着明显和那张漂亮的正太脸不符的肥硕身材,“对了,主人伤势刚好,你可别对主人提起楚小姐要嫁给司徒扬铮的事情。”木漓像是想到了什么,连忙叮嘱就要进去的火炎,谁知一声怒吼从门里传来,

“你说什么,她要嫁给司徒扬铮?”

接着在火炎和木漓一副坏了事的模样中,一身九幽地狱般气息的泠衣已经站在他们的面前。望着木漓那艰难而又无奈的点头,

泠衣只觉得这一刻满身的伤也抵不了心里的空洞,只觉的这是一场梦,而那淡色衣裙的少女在那场血色弥漫的祭奠中,渐渐模糊、消散,就再也不见了,只听得到木漓和火炎的叫声越来越远,泠衣眼前一黑,又一次,陷入了昏迷。

下一章>>